jK>X%'_0!aťMcDF`RݒT[ &3^Ъ{nsRɼ 68!jcGp gd3& [)Oh8bkӡu<"ф:m54~iBN1^xJMm執Y(:omn P嫛vj7s+LvnZ!I"YŚ D.ئAU6<:kQ][~8oxd:%~L:׺rjа=H#sRҥL")7ӆvC{{漴Me]TK*lˀ ůJ]vefw7 KX13g*[я@/R}]״ƻ ]=zEA",Qͤ8'86yk: ˃o-R6---Nu[J---->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历史

一分钱也没贪落马高官即将出狱曾被建议减刑江

2019-02-03 20:10:14

  “一分钱也没贪”落马高官即将出狱 曾被建议减刑

  童名谦是什么人?如若不是近日的一则法院公示,我们大概真要把他给忘记了——这只曾官居湖南省政协副主席的“老虎”,于2014年8月被判五年徒刑。

  不日之前,秦城监狱因其表现不错,建议减刑六个月。

  时至今日,公示已经结束,如顺利进入司法程序,那么童名谦将于今年6月出狱,成为十八大后刑满出狱的“首虎”。

  舆论之间,称童名谦是只“另类老虎”,这话颇有道理。

  童名谦不是贪官,一文钱也没收,都说童副主席不贪财不爱钱,唯一的乐趣是“下班后在机关大院里面散步”。

  那为什么要“拿下”呢?因为这个官儿虽然“干净”却不“干事”,不论是湘西、邵阳还是衡阳,童书记主政之地,接二连三发生轰动南北的“大乱子”,湘西非法集资案也好,衡阳大面积贿选案也罢,都有他的“严重不负”。

  他是因为玩忽职守罪才被判刑的。

  童名谦作为十八大以后第一个因为“不作为”而锒铛下狱的“清官”,的确具有它独特的解剖价值。

  对于“作为”二字,人们首先痛恨的往往是“乱作为”。

  这是有道理的。

  “乱作为”有两类,一是粗放甚至是粗暴的“胡干乱上”,拍脑袋的“上马”,拍桌子的乱拆,最后是拍屁股的升官走人;二是以腐败为实质的所谓“干劲”。

  在有些地方,国企改制、兼并混改,明明有市场规律,“书记”非要去“一言堂”;矿山买卖、民企收购,明明是市场行为,“市长”非要去坐庄拍板;工程建设,明明应有市场招标,“一把手”非要“拽在手里”,为什么呢?因为其中是有油水、有好处、有“回报”的——要么是一己妻儿裙带得益,要么是官商一体“兄弟”发财,所以他才有这么大的“激情”,这么浓烈的“兴趣”,以至于扑在“项目”上乐此不疲不得自拔。

  这类的“大有作为”,这样的“干大事”,其实就是“乱作为”。

  反腐五年多的事实告诉我们,“乱作为”是长期以来尤其是过去时期的主要矛盾、主要倾向。

  但是我们在整肃“乱作为”的同时,千万不要忽视“不作为”。

  尤其是在当前,在一些官员当中,“乱作为”走向另一个极端,“不作为”有可能成为新的主要倾向——有一些童名谦式的人物,据说“洁身自好”,守住了“底线”,然而为官不为,什么也不干,对于治下的违法乱纪、辖下的歪风邪气,睁眼闭眼,不闻不问

一分钱也没贪落马高官即将出狱曾被建议减刑江

,任其泛滥,由其成风,对于重大的决策、突发的事件,既不发声,也不拍板,遇到矛盾绕开走,碰到难题推脱掉,更何况急难险重站在第一线?他一点担当、一点肩胛也没有,生命还有什么意义?轻看别人为政多年,江山依旧,“乱子”不断,他却熬在位置上等着升官。

  这样的“猾吏”“狡官”并不是个别。

  尤其是反腐纠风之后,吃拿索要是不敢了,于是“不拿也不干、不喝也不办”,一种新的衙门作风、推诿之风在新的形势下,在个别地方几成风气,成为新的“明规矩潜规则”。

  企业更加找不到北,群众则说,门好进了、脸好看了,事却更加难办了。<该来的自然会来/p>

  改革遇到了“中梗阻”,发展碰上了“太极拳”,就是这种“为官不为”在新情况下的新动向。

  近日披露了甘肃折达公路事件,就是“童名谦”最新的翻版,说明“不作为”已经到了多么严峻的地步。

  一条16亿元修起的扶贫公路,因为偷工减料,因为质量低劣,早已是尽人皆知,但是近十个衙

复古橱窗
ct有辐射吗
手工裱画价格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